中國貼標機的曆史與現狀及其在國際市場中的地位

日期:2014-4-1

中國是啤酒産業的大國,啤酒總産銷量已連續三年位居世界第一,每年保持兩位數的遞增速度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這種增長速度還將持續一段時間或一個時期大概也不容質疑。當然、啤酒消費市場的競爭也很激烈,用壯烈、慘烈來形容恐怕也不過分,實際上這種競爭是一種全方位的、多元化的競爭,排除其他因素,單就外包裝而言,其優劣好孬的程度,有時候也會起到決定成敗的作用。這一點、已被這個行業的決策者們所認知、所認同。而提高包裝質量和外觀檔次,首當其沖的關鍵設備當屬貼標機。我有位德國朋友叫“蘭克”先生,他告訴我,在德國,人們把罐裝機視爲包裝領域中的“國王”,他可以決定啤酒的內在質量,把貼標機視爲“王後”,她可以反映産品的外觀質量。而外觀質量的好壞會直接影響人們的取舍觀。因此、我們的啤酒生産企業都把貼標機定爲關鍵設備,在選擇上非常慎重,在使用中備受呵護,在維護保養上也不惜投入人力、物力、財力。
中國啤酒産業從不足300萬千升的産銷量迅猛發展到今天的3189.5萬千升的産量,用了20年左右的時間。而中國貼標機的發展過程與啤酒生産一樣,也只有20年左右的時間。在這裏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這短短的20年來,中國啤酒業使用的貼標機的情況和國內生産貼標機的一些情況。我認爲,中國貼標機的生産發展過程可分爲三個階段:
一、20世紀80年代末到1994年爲第一階段。這個階段主要是引進、仿制國外已淘汰的功能不全的貼標機。當時,以“廣東輕工機械廠”爲龍頭的幾個貼標機生産廠家有:“上海張堰”、“廣州大元”、“青島機床廠”。當時只能生産貼二標(頸、身標)的機器,一種是12-8-6回轉式貼標機,一種是15-4-6回轉式貼標機。大約有近200台的15-4-6(生産能力2.4萬瓶/小時)貼標機和200多台的12-8-6(生産能力1.2萬瓶/小時)貼標機裝配在國內各啤酒廠的灌裝生産線上,占大部分的灌裝生産線上的貼標機都是進口産品。這一時期,啤酒包裝只需貼二標,這些國産機器基本上還可以滿足要求。由于國産設備與進口設備相比,差距太懸殊,在功能、性能、外觀和貼標質量都與其不可同日而語,對進口設備不可能産生任何威脅。因此、大家處于相安無事狀態。這個時期進口貼標機在中國市場上占主導地位,絕大部分啤酒廠家還是選擇進口的貼標機。在廣東省盡管有‘廣輕’、‘大元’也生産貼標機,但沒有一個廣東省內的啤酒廠使用國産的貼標機,基本上都是用的德國克朗斯(KRONES)的産品。
二、從1995年至2001年爲第二階段。這個階段是中國貼標機生産的提升階段。一是貼標速度的提升,從2.4萬瓶/小時提升到3.3萬瓶/小時,二是貼標功能的提升,從貼二標(頸、身標)提升到貼四標,即同時可貼頭、頸、身、背標。從1995年開始,國內各啤酒生産廠家爲了提高産品檔次,提出了在啤酒瓶上貼頭標和背標的需求。爲了適應這一發展趨勢,各貼標機生産企業,一方面研究在原二標機上增設貼頭標和背標的功能,另一方面也積極研發四標貼標機。
在這裏,我想介紹一下“平航”的發展四部曲:(1). 生産啤酒生産設備的零部件;(2).貼標機設備改造,即在原二標機(國産或進口機)上增設貼頭標和背標功能;(3).貼標機(主要進口機)的大修、改造、翻新;(4).研制四標貼標機。
1995年,“青島機床廠”率先推出了18-8-6(生産能力2.6萬瓶/小時)三標貼標機,可貼頸、身、背標,無貼頭標功能。這一機型是當時國內生産的最大型號的貼標機。用曆史唯物主義觀點看待問題,我認爲,這一款貼標機的問世應該是一個裏程碑。是中國第二代貼標機(四標機)研制開發的前奏曲。1997年,“廣東輕工機械集團”推出了18-8-6四標機,1998年,“南海平航”(以下稱平航)也推出了PH18-8-6四標機。1999年平航又研制成功PH24-8-6(生産能力3.3萬瓶/小時)的四標機。2000年“秦皇島中德”ZD18-8-6四標機和“廣輕’24-8-6四標機相繼問世。這些機型在功能上有重大突破,結束了過去國産貼標機只能貼二標的曆史。在貼標速度上也有很大提高,速度從2.4萬瓶/小時到3.3萬瓶/小時的提升,爲高速貼標機的研發奠定了基礎。同時在外觀和內在質量上也有了重大改進,大大縮小了與進口貼標機的差距。但是,由于這些産品均屬于是生産階段,耐用度和穩定性仍有待于提高,加上用戶長期以來對國産設備持懷疑態度。這一時期,人們還是普遍認爲進口的貼標機比國産的要好,所以,在國內市場進口貼標機仍占主導地位。國産貼標機仍然對進口貼標機沒有造成多大威脅。從1998年到2001年的幾年間,由于“克朗斯”的産品價格長期居高不下,國産四標機還處于襁褓之中,所以,外國其他品牌的貼標機乘機大量湧入中國市場,僅蓋奈普(GERNEP)、科時敏(KOSME)、薩西布(SASIB)等各種型號的貼標機竟均有近百台之多。
三、從2002年至今爲第三階段。這個階段是中國貼標機技術成熟階段,是中國貼標機曆史上一個重大轉折點。這四年,國産貼標機企業在互相競爭的同時,也形成了與國外貼標機企業競爭的態勢,在競爭中提高、在競爭中發展、在競爭中創新,在競爭中壯大,逐步完成了一個“質”的飛躍。2002年9月,南海平航PH-8-8(生産能力5萬瓶/小時)的高速回轉式貼標機在北京“2002中國國際啤酒、飲料制造技術及設備展覽會”上一亮相,立即引起了行業內的不小的轟動。同年11月,金華金獅啤酒有限公司和福建燕京啤酒有限公司敢爲天下先,在‘南輕’的4萬瓶/小時啤酒灌裝生産線上同時選用了PH40-8-8高速回轉式貼標機,成爲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這使得這一新産品有了一個試用、提高、完善的平台。2003年,平航PH40-8-8高速回轉式貼標機獲4項國家實用新型專利。2004年8月在浙江金華市通過科技成果鑒定(到目前爲止,這是全國唯一通過省級鑒定的國産貼標機)。該項目榮獲2005年度廣東省科技進步二等獎。被列爲“2005年國家重點新産品計劃”。這應該是中國貼標機制造業的一件大事,是國家對中國貼標機制造業的首肯。不僅僅是平航,也是所有同行乃至啤酒界的驕傲。因爲它標志著國內啤酒高速生産線長期被國外貼標機壟斷的局面已被打破,高速貼標機領域不二價的時代一去不複返了!這之後,“秦皇島中德”、“青島德隆”也相繼推出45-8-9高速貼標機。這些生産貼標機的骨幹廠家,一方面擁有了高、中、低速各類型號貼標機的拳頭産品,另一方面在産品質量上和技術含量上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過去,人們總喜歡問我:“你的産品跟進口産品比有沒有差距、有多大差距?”現在,人們有時候會問我:“你的産品跟“克朗斯”的産品比還有哪些差距?”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也就是說,國外的貼標機産品除“克朗斯”外,其他品牌的貼標機已經不如國産的好,國産的棒了!從2002年至今在國內貼標機的供求量就足以說明問題。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中國啤酒行業貼標機的年需求量大約100多台,“平航”、“中德”各占大約40%的市場份額,德國“克朗斯”約占5%左右的份額,其他國外品牌基本上銷聲匿迹銷聲匿迹,已無蛋糕可分。國産貼標機在中國市場上獨領風騷,國外産品已經陷入“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現在、只有現在,長期充斥國內市場的外國産品,有的受到了致命的打擊,有的感受到了“唇齒之寒”的威脅。
中國貼標機雖然在短短的三年時間裏把絕大部分國外産品擠出了“國門”,在國內市場上樹立了霸主地位,但是,在國際市場中仍無地位可言。究其原因,大致有二:
1、缺少核心技術,或者說核心技術發掘不夠,産品質量的穩定性提高不大,與國際一流産品的差距縮小得不快。
2、産品品種單一,缺乏系列産品,如套標機、熱熔膠貼標機、不幹膠貼標機等,這些産品雖然在“2006中國國際啤酒、飲料制造技術及設備展覽會”上偶見一、二,也基本上屬于“拿來主義”産物,尤其在高速領域,仍是空的。
綜上所述,國産貼標機要想全面占領國內啤酒、飲料的需求市場,要想打入國際市場,要想提高國際競爭力,應該在“質”和“量”上下功夫,在産品的穩定性、可靠性、實用性上下功夫,在發掘自己的核心技術、自主創新上下功夫。

“平航”在國內貼標機行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將我國啤酒、飲料大型裝備的技術水平提高到一個新的台階。在國內啤酒制造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今後將再創輝煌,推出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貼標機産品,爲國爭光,走向世界。

所屬類別: 企業縱橫

該資訊的關鍵詞爲: